将派送区域细分,摒弃集中分拣模式,化整为零

2018-10-29 10:20

  “虽说这几年‘双11’购物体验越来越好,可去年,家附近的加盟网点倒闭了,我们的包裹拖了近1个月都没有送来,问快递企业,对方也不清楚包裹的具体位置。”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孙超如提起去年的经历,心里仍不痛快。
 
  中国快递协会副会长孙康坦言:“今年‘双11’包裹量将达到10年来最高点,有望创造新的世界纪录,天量包裹下,快递行业末端派送将再次面临考验。”
 
  随着快递行业向智能化转变,仓储、干线运输、分拨等环节效率明显提升,但末端派送目前仍以人工为主,效率提升较慢。
 
  近年来,为了解决快递业“最后一公里”难题,箱递和站递成为许多企业推广的方式。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助理方玺介绍,箱递指的是以中邮速递易和丰巢为代表的智能快件箱,站递是指以邮政便民服务站、妈妈驿站、菜鸟驿站等为代表的投递站。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采用箱递方式完成的业务量达28亿件,全国累计建成邮政便民服务站36.7万个、快递公共投资服务站3.15万个。
 
  而不论是箱递还是站递,在实际运营中均暴露出不少问题,未能成为理想的解决之道。快递员未经沟通将包裹往智能柜“一扔了之”,快递柜未经协商收取“逾期费”,智能柜“入场难”,被物业收取高昂场地费……末端配送面临的挑战仍不少。
 
  “作为政府管理部门,我们对末端服务发展非常鼓励和支持,但希望参与末端网络建设的各类市场主体不因服务方式的改变而在服务标准上产生差异,要通过和收、寄件人约定的快递服务方式兑现服务承诺,同时加强规范发展和消费者权益维护。”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快递管理处处长余艳说。
 
  而在城市,末端网点还承受着额外的压力:租金贵、房子少、员工食宿成本高、管理成本高、没地方停车、没地方分拣……
 
  “圆通上海博兴网点派送区域在寸土寸金的黄浦江畔,租不起场地,网点只能设在外围,导致派送距离远、难度大,几任加盟商都在这里失败。”圆通速递上海区域相关负责人感慨,这是许多大城市加盟网点的“通病”。
 
  该负责人介绍,网点目前正在尝试“门店模式”, 将派送区域细分,在每个细分区域设立形象店,摒弃原有的网点集中分拣模式,化整为零,将快件直接拉至门店分拣,以期帮助网点克服难题,保障各大加盟网点平稳运营,全力备战“双11”。
 
  为了进一步缓解“双11”末端配送压力,菜鸟将“点我达”等众包资源也纳入配送体系,依托即时物流平台,让商家“网上接单、门店发货”,既为消费者提供分钟级配送服务,也减轻快递企业末端配送压力。
 
  “每年‘双11’最大的考验都在末端,希望通过今年的试验,行业不仅为‘双11’也为明年、未来的快递末端服务探索一个更加完善的解决方案。” 孙康说。